阿斯汤加Mysore周记-Chakra瑜伽思维

阿斯汤加Mysore周记

瑜伽培训


完满的一周练习结束了!

两天领课,四天Mysore,满足!

6月1日开学的前三天都是一级领课,无论练到哪个序列的习练者,都只能练习一级。一序列是基础,是大树的根,树根抓的稳、走的深,才能抵抗狂风骤雨的侵袭,才能安全的生长。练习者来自世界各处,落地在Mysore这个陌生的环境中,我们需要几天的时间来适应完全不同的食物、环境、同学、老师,给彼此一些时间稳定我们的心,稳定我们的身体,那么一序列的练习就非常有必要。

对于大半年没有上过领课的我来说,其实是有点紧张的。曾听说过Sharathji的口令又快又利落,有些许担心能否跟的上进入和退出的口令,能否调整好呼吸。事实证明,担心是多余的,除了出汗暴多,一切正常发挥。第一天领课Sharathji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why are you hurrying?”,这就意味着有人抢口令了。这种一般发生在呼气-停留,却有人直接进入下一个vinyasa的情况中。近百人的教室里,所有学生练习同样体式,谁抢了口令,Sharathji鹰一样的眼睛一扫就能看到。虽然很多练习者认为Ashtanga的体式难到变态,专攻体式,却往往忽略了vinyasa细节性。一个合格的传承的老师,一定会教给学生哪里吸气,哪里呼气,哪里停留。很幸运我的老师Yanji就是这样一位合格的老师,她教给我们的练习方式,完全遵行现在老大的教学方式,如果是Yanji的学生,完全不用担心口令问题,专注、稳定的练习当下就是最好的。

领课每天只有三场,4:30,6:00,7:30,一场结束下一场学生换进去练习,而Mysore不分场次,按照学生卡上的时间提前30分钟排队等候(实际提前45分钟,学校的钟比生活时间快15分钟,但是要按照学校时间来),一旦有人后弯结束,Sharathji就会喊“one more”,排队的第一个人就可以进去练习。每当进入教室,热气就源源不断的袭来,脚踩下去,地板也是潮湿的。基本上,拜日一结束,汗就开始往下滴,练习结束更是从发丝湿到脚指。即使热成狗熊样,结束躺在地板上也是满足的。发明Mysore这一神奇特殊的练习方式真是太太太智慧了。练习从开始到结束从不间断,一人离开一人继承,共同维系教室的纯净和能量,却又彼此不干扰,在自己的空间里练习最适合自己的序列,在最需要的时候Sharathji和助教也会过来辅助或者矫正,我们在垫子上是独一无二的个体,在教室里是整体能量维系的一环。学校只有一间教室,自从2003年以来,所有练习者都在这间教室里练习,成千上万人的能量留在了这里,以后还会有更多人承接,这是Ashtanga的传承,是对正念的守护和爱。

来到这里,我们以为每天早晨都是体式练习。的确也是体式练习,可仔细体验,会发现除了体式,也穿插了很多很多yama, niyama的修炼。谦让、耐心、包容、慈悲在练习时体现的淋漓尽致,我们不仅是体式练习者,更是应该努力成为一位合格的瑜伽士。来到mysore,来到KPJAYI,学习真正的瑜伽,学习成为一个真正的Yogi应该具有的美好品质。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幸运的人,在Ashtanga路上遇到的每个同学、每位老师都在不断的鼓励我、支持我,她们分享宝贵的经验让我学习,她们正念的语言让我勇敢前行。Ashtanga让我想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我正在努力。

周日,休息

第二周,练习状态越来越稳定,渐渐适应了教室里火热的练习氛围,适应了潮湿的地板以及拥挤的摆垫。情绪上除了见到老大不再紧张之外,和两大男神的合照还是让我激动不已,Lucasji的一句“Don’t be shy’瞬间让我红通了脸。他们都是视频中的大神。之所以称他们为大神,因为他们自律了十几年Asana,Yama,Niyama的练习,这不是一种爱好,这是一种发自骨血的虔诚和热爱,十几年只做一件事,一件做起来一点也不容易的事,他们是“匠人”,是传播者,是传承者。

周一观摩了二级领课。

周一的领课顺序是一级、一级、二级。领课刚结束,老大发话说,可以在门前观看接下来的二级领课,不要说话,不要拍照录像。快速的卷起垫子,冲进更衣室拿上背包,外套都来不及穿就“心机”的找了个有利位置,视野开阔,可以清楚看到教室里的前辈们。我们的老师Yanji也在其中,靠近门的位置,低调又安静。

参加二级领课的人明显比一级领课的人少(话说门外观摩的人快要和里面的练习者一样多了),欧美人居多,也有少数的亚洲面孔。高的,矮的,纤瘦的,微胖的,各种身材都有。领课在老大的唱诵之后开始了。稳定、干净、专注是前辈们给我的第一印象。能够参加二级领课的人基本都是10年甚至更久的练习者,数年的自律练习建造强大根基,稳定的体式,稳定的呼吸,稳定的头脑,稳定才能专注。虽然人少,但练习氛围和一级领课的人多相比,一点也不逊色。很快就看到每个人的汗水开始滴落,铺巾渐渐晕色。我的视线有意无意的停留在一个高大的欧美人身上,男性。因为他最后一个走进教室,个子又很高,目测185以上。仰头看他的时候,我的头脑里想的是:“这么高,练习一定不容易,他能不能练完整个二序列?”也许是为了寻找答案,我开始注意他。虽然他的体式,和其他的练习者相比,的确没有那么“好看”,但他练完了整个序列。结束之后,我为之前的质疑开始忏悔。我不应该评判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人,Ashtanga的练习也从来没有人说过身材限制一个人的成长,我们听到最多的反而是:“Practice, practice , all is coming. ”时间可以检验真理,时间同样也可以检验Ashtanga的练习,把身体和头脑交给时间,我们会得到我们想要的。

二级虽是更加高级的序列,在观看的过程中还是发现有人后弯强前屈弱,有人力量好柔韧差,没有所谓完美的练习者。完美就像八支中的最后一支Samadhi(三摩地),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发生。但是我们不能放弃追逐的脚步,我们不会成为完美,但我们一定会更好,会更加平衡。世界需要平衡,社会需要平衡,家庭需要平衡,个体也需要平衡。成为一个瑜伽习练者,就是成为治愈世界的一股力量。不要相信局限的禁锢,瑜伽可以创造无限可能。不要期待奇迹瞬间降临,保持谦卑的心,慢慢体会瑜伽带给我们的益处。

休息

Shala关闭,不用排队练习。休息的日子总是欢喜又忧伤,欢喜身体可以心安理得的“放肆”,忧伤又一天过去,离开的日子又近了一天。上周六Conference结束之后,看到有练习者在和老大告别,伤感一下子袭来,下个月我们也要一一和老大说再见,回到各自的国家,回到各自的Shala,回到学生身边,把Ashtanga的智慧和正念传播的更远更深。本次老大开设了6.7.8三个月课程,但报名者最多只可以申请两个月,因为要把机会留给其他练习者。我们不能一辈子跟在老大或者老师的身边学习,我们也要回到社会、回到家庭,学习更高层级的Yama、Niyama,我们不是圣人,是七情六欲的普通人,生活需要接地气些,瑜伽不是生活,瑜伽是辅助生活最好的工具。

教室里依然每日都“热火朝天”,练习位置总是变来变去,或前或后,甚至还有一次在讲台上,就在老大座椅的右边,“俯视”视角再加上距离老大如此之近,小心脏紧张不已,可就是那一天老大给了我二级的第一个体式“pasasana”。回更衣室的路上,我没忍住红了眼眶,觉得自己的练习不尽理想,“不配得”这个体式。回到家后和Yanji说了这件事,Yanji问我:“你相信老大吗?”

我:“相信”

Yanji:“那你就相信老大的眼睛,他给你这个体式不会只看你今天的练习,是综合之前所有的练习,还有你的态度,热情。一个Yogi不仅对他人慈爱,也应该对自己慈爱,所以安心的去接受”(比心Yanji❤️)

我遵照Yanji所说,接受了pasasana,接受了老大对我的信任,练习状态也越来越好。信任真的是练习的一大法门,敞开身体,柔软内心,练习时才能安全的寻找身体的极限。在去Shala的路上或者结束之后,经常会看到双眼通红的练习者,我想她们也许是拿了新体式或者突破了某个体式,又或者即将离开学校,不管何种原因,来到这里就是一种成长。有位老师说:如果你没有在瑜伽垫上洒下眼泪,你就没有练过Ashtanga。因为Ashtanga太“难”了,一周六天的练习,身体挑战的同时,还要学习如何做个更好的学生、妻子、孩子、家长、同事……一个“更好”的人。

本文由来源 新浪博客,由 瑜伽思维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新浪博客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Chakra瑜伽思维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瑜伽培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