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tanga阿斯汤加帕塔比·乔伊斯的一些往事-Chakra瑜伽思维

Ashtanga阿斯汤加帕塔比·乔伊斯的一些往事

瑜伽培训
“看见乔伊斯的眼睛好像望见星空的智慧令心中不需再流浪”

帕塔比•乔伊斯出生于1915年7月满月的日子(Guru Purnima Day 上师日),父亲是一位占星家和宗教人士,在村子里为很多的家庭服务。家乡位于南印度卡纳塔克邦Hassan附近,当时那里大约居住着500人,有一条主要的街道。乔伊斯和其他婆罗门的男孩子一样,很小就开始学习《吠陀经》(印度婆罗门教的经典,共四卷)和印度传统礼节。

12岁那年,乔伊斯在Hassan的中学观看了一场克里希纳马查的瑜珈演说和表演,他被表演者高超的技艺深深折服。第二天,乔伊斯找到了这位表演者,并径直要求拜他为师。克里希纳马查询问了乔伊斯很多问题,然后收他为徒。

接下来的两年,乔伊斯每天要去距离30公里之外的迈索尔的老师家里学习瑜珈。14岁举行了婆罗门男孩子的成年礼之后,乔伊斯带着两个卢比和两个朋友,骑着自行车,穿过污渍斑斑的道路,经过100多公里,来到迈索尔的梵文大学求学。与此同时,克里希纳马查也离开迈索尔,四处周游,演说并展示高难度的瑜珈体式。

克里希纳马查曾追随上师瑜珈修行者Rama Motan Brahmachari在一个山洞闭关学习瑜珈8年。之后,上师却不让克里希纳马查隐修山野,而是叫他离开,回到家乡,成家立业,用毕业的精力将瑜珈传播给寻常百姓。因此,克里希纳马查认为只要向人们传授瑜珈,首先得让人们注意瑜珈。

1931年,在迈索尔的一场瑜珈表演上,帕塔比•乔伊斯在台上看见了他的老师,他激动地走向前鞠躬敬拜。这次偶然重逢,使得两人重续师生缘分。

当时,迈索尔的王公(印度队君侯德敬称)Krishna Rajendra Wadeyar得了很严重的疾病。他听说有一位技艺高超的瑜珈修行者来到了迈索尔,于是召克里希纳马查为他治疗。在随后的20年中,王公成为克里希纳马查的赞助者,帮助他推广瑜珈,并为克里希纳马查在一座艺术馆的基础上建立了一个瑜珈学校(yoga shala)。王公很喜欢帕塔比•乔伊斯,跟他说:“我想让你在梵文大学教瑜珈。你尽管教学,我会让你在食堂里免费用餐,还会给你一份工资。“上师赞成乔伊斯去教学,自己也继续留在迈索尔和乔伊斯一起研究古老的《瑜珈合集》的内容,并将其系统化发展成为现在的阿斯汤嘎的完整体系。

1941年,王公去世后,克里希纳马查去了马德拉斯。除了自己的瑜珈学校,帕塔比•乔伊斯一直留在迈索尔坚持在梵文大学的瑜珈部教授梵文和瑜珈,直到1973年退休。

乔伊斯、女儿及孙子,早前在《瑜伽大全》第一章就看到乔伊斯与孙子沙拉夫(Ashtanga yoga掌门人)合影。有时世界上即使是另一边的人、过去及将来的事似乎都是一个整体像一张密切的网。

克里希纳马查的古怪性情和他在瑜珈方面的才学同样著名。提到上师克里希纳马查,帕塔比•乔伊斯常常幽默的比喻为“一个危险的,但是非常善良的人”。在回忆跟随上师的学习经历时,帕塔比•乔伊斯曾说:“我现在所教授的完全是当年我的老师教我的,初级、中级和高级的体式是必须的考试。另外,老师还教了我五年哲学,学习了《瑜珈经》和《薄伽梵歌》等瑜珈经典。他叫我们去他的住所学习,我们就站在门外等他叫我们进去,有时候我们会等待一天时间。每天,他会教我们一或两个小时,早上很早练习体式,大约12点左右学习哲学。他还教授调息,收摄感官、凝神、冥想。所有课程都是用梵文。老师非常严格,如果你早来一分钟或是晚到一分钟,你都不会被允许进入。他要求学生完全遵守纪律。人们都很害怕他,但是他心地很好。”

斯瑞特克瑞斯那玛查雅(krishnamacharya)

被称为“现代瑜伽之父”,在今天很难想像当年的街头”瑜伽游说“改变了世界,或许一切本身都源自于古老的连接自然天成,就如乔伊斯的名句:没有什么事情是偶然发生的。

根植“迈索尔”

1937年6月的满月日,22岁的帕塔比·乔伊斯和一位叫Savitramma的年轻姑娘自由恋爱后结婚了,那时大部分婚姻还是媒妁之言。人们亲切地称帕比特的妻子Amma。Amma出生书香门第,祖上有很多学者。她总是面带微笑,口中流淌着祝福的话语,她的温和娴淑为“迈索尔”增加了宜人气息。1997年12月,Amma去世。两年后,帕塔比·乔伊斯为了纪念妻子,对家乡进行了一番修缮工作。
帕塔比·侨伊斯和Amma育有三个孩子。长子Ramesh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去世,另一个儿子Manju现在加利福尼亚的Emanitas教授瑜珈,女儿Araswathi则留在迈索尔协助父亲,并与一位学校老师结婚成家。
Araswathi生于1941年,在10岁到22岁期间一直在父亲的指导下练习瑜珈。她是被允许进入迈索尔梵大学的一位女性,此后她一直在父亲的瑜珈学校教学。1986年,Araswathi对迈索尔的瑜珈古老传统作了改革,从此在这里的男人和女人可以在一起练习瑜珈。尽管在1975年Araswathi就开办了自己的瑜珈教室,但仍与家族保持着亲密的关系,照顾父亲及儿子。每天早上5点,Araswathi会准时出现在父亲的瑜珈学校进行两个半小时的教学,然后回到自己的瑜珈教室开始从8点到9点半的瑜珈课程。
现年36岁的外孙Sharath12岁时跟随外祖父,也是他的上师开始学习瑜珈,但有很多年,Sharath并没有把瑜珈作为很严肃的事情来严格练习,直到在迈索尔大学获得工程师的学位后,才正式开始瑜珈修行。
Sharath每天的日程都是从凌晨2:00起床开始,练习到4:00或是4:30,然后5:00到瑜珈学校帮助外祖父,直到最后一个学生结束练习,下午1:00吃饭,2:00—4:00休息,5:00到学校参加敬拜,6:00回家,生活规律而清简。除了不再练习瑜珈体式之外,大师的作息时间与此相同。
帕塔比·乔伊斯的瑜珈学校全名是Ashtanga Yoga Research Institute,建立于1948年,原来位于大师曾居住的Lakshmipuram,后来,学校搬迁到了距离迈索尔市区约8公里的Gokullum郊区。
学校建立后,帕塔比·乔伊斯一直教授传统的阿斯汤嘎瑜珈序列,并进行瑜珈理疗的试验和研究,为此他还曾被位于迈索尔的印度官方医学院授予名誉教授。50多年来,大师就在自己楼下的小房间了教授瑜珈。也就是从这个小房子里产生了著名的“迈索尔风格”。

99%的练习,1%的理论

帕塔比·乔伊斯又一句非常著名的箴言:练习! 一切随之而来!
在一次访谈中,帕塔比·乔伊斯强调:“练习体式和调息是学习控制身体和感官。通过正确的练习,人们可以经历属于自己的感官。所以最重要的是练习,我们必须练习,练习,以实际的练习来理解真正的瑜珈,当然,哲学也是很重要的,但如果哲学没有与真实的基础以及实际的知识相结合,也只是无尽的谈论,对心灵的消耗,而练习是对哲学有效理解的基础。”
基于帕塔比·乔伊斯对于练习的无数次的实践和强调,形成了现在的“迈索尔风格”,也被称作自我练习。
不过,当你带着期望迈入位于Gokulum的瑜珈教室,可能会很受打击,感觉那里一片混乱,毫无秩序。这个人在做头倒立。那个人则在练习三角式,旁边还有练习手臂平衡的,这里到底在干什么?如果你接着看下去,就会看出些门道。似乎每一个人都在按照一个顺序在练习,这份看似混乱中的安静会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大师和他的女儿、孙子偶尔会在某个习练者旁边低语指导或是用手帮助纠正一些动作。
有一首诗描写了“迈索尔风格”的阿斯汤嘎瑜珈:
In Mysore-style Ashtanga yoga
Postures are given
One by one
By the teacher
In charge
在迈索尔的瑜珈教室,周日是练习的开始日,一直到周四,为学生自由练习,老师只在必要的情况下矫正体式,周五是在老师的口令下练习,周六和满月,新月为休息日。
老师会根据每个学生的能力给予他们属于自己的练习,每一个字是都是整个序列的准备。刚开始,练习量会少一些。随着力量、耐力、柔韧性的增加,老师会给学生增加一些练习,最终使学生能够自己练习完整序列。然后,通过对固定的第一序列的不断练习,在老师的允许下,开始进入下一序列的练习。
“练习!再练习!99%的练习,1%的理论。自然而然,思想会获得控制,接着会与神我(Atman 或soul)联合。仅仅一次出生是不够的。”在迈索尔,这似乎已成为练习瑜珈的每一个人的至理名言。
2004年,帕塔比·乔伊斯在接受一个名为《3位大师,48个问题》的采访时说:“阿斯汤嘎瑜珈练习的特殊之处就是我们常说的温亚萨(vinyasa ,即串联体式),它将身体的运动和呼吸连接在一起,使能量在展开的脊柱流通,并发挥安全引导的作用,避免身体受伤并防止能量在身体内停滞。温亚萨洁净身体和神经系统,疏通身体内能量的通道,这也是瑜珈的精髓所在。我们相信,只要给人们一个正确的指导方向,他们会体验到精神世界的美妙。但是,没有什么会是偶然发生的。这需要很多年的练习——最少5年到10年——才会体验到身体内部精妙的改变。”
练习,不断地练习,由练习去体验瑜珈的每个层次是帕塔比·乔伊斯恒久的宗旨。

师生之间的能量传递

帕塔比·乔伊斯对于上师和学生的关系非常在意,他说:“只有一个人曾经学习过你现在想学的,并且知道过程中存在的危险,他才能真正给予你指导。上师的祝福也非常重要,没有上师的祝福,作为学生你不可能有真正的进展。这个祝福就是去聆听他所教授的正确的方法,并且去信任他——完全交出你自己,跟随他的领导。祝福会带个你更多的稳定,安全和力量,但祝福很难表达,它需要你用流动于内在的能量去经历并体会。”
得益于上师指导的帕塔比·乔伊斯深深懂得如何去散发同样的能量带给学生们更多的内在影响。这也就是为什么每年有数以千计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来到迈索尔的原因。
在教室里,你能体会到来自大师的能量,这里的气氛让你充分体验到专注和宁静,以及无声的鼓励下带来的自信和对瑜珈坚定的信念。每一个人都享受着运动中的冥想。帕塔比·乔伊斯曾说:“在这里能获得最好体验的关键是每一天不带任何期望的练习。毕竟,瑜珈是你自己的真实体验。”
虽然年事已高,每天早上,帕塔比·乔伊斯仍保持2:00起床的习惯,早起后,作一些调息的练习,并吟唱《陀经》和《奥义书》,直到5点,准时到瑜珈教室里开始教学。
1999年,在采访Norman Allen ,第一位跟随帕塔比·乔伊斯学习并将完整的阿斯汤嘎瑜珈带到西方的美国人时,他说:“大师在言谈上尽善尽美,带出了商竭罗(人名)的擅多(印度哲学)的花朵和珠宝,传达了他的上师以及布尔论(advaidaphilosophy)的智慧—他非常敏锐,博学,很有洞察力并且很幽默。”
上世纪70年代左右,师从帕塔比·乔伊斯的比利时人Andre van Lysbeth和美国人NormanAllen以不同的方式把阿斯汤嘎瑜珈带到了西方,并邀请上师去西方讲学。Pattabhi Jois 的名字慢慢在西方世界传开,阿斯汤嘎也逐渐成为流行世界的瑜珈体系之一,麦当娜和斯汀等明星的加入,更增加了它的知名度。每年,都有来自世界不同地方的人们源源不断地到帕塔比·乔伊斯执教的迈索尔朝圣。
所有从帕塔比·乔伊斯的学生都对上师温暖的笑容记忆犹新。从92岁的老人脸上,你看不出丝毫岁月留下的世故,见到他的第一眼,每一颗躁动的心都会自然而然地臣服下来。难怪到迈索尔学习的人们都会在离开时依依不舍地与他相拥道别,他像父亲一样可亲,又是一个心纳百川的大智慧的长者,给人以包容和启迪。
帕塔比·乔伊斯曾说,没有人可以对瑜珈贡献什么,但是瑜珈却可以给每个人一些东西,不可否认的是,帕塔比·乔伊斯和他的家人接受了古老瑜珈丰厚的馈赠,同时又毫无保留地上手捧出,奉送给所有需要它的人们。

本文由 Chakra瑜伽思维 作者:瑜伽思维 发表,其版权均为 Chakra瑜伽思维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Chakra瑜伽思维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瑜伽培训

发表评论